健康养生

医疗,让人纠结伤心的两难命题

来源:院办阅读:

人们常常困惑:病人得病,往往是十位大夫十种说法、十个处方,原因何在?

 

医疗,让人纠结伤心的两难命题

客观上说,人体是一个十分复杂而又密切联系的有机整体。病的表象是简单的,无非就是“红、肿、热、痛”,而病根是错综复杂的。同一个症状往往是很多种器官、组织发生病变的表象,而同一个器官组织发生病变又会产生很多表象。同一种病症,因时、因地、因人、因病情进展、因病理变化而存在着差异。据史载,有两个人找张仲景看病,这两个病人都是大便不通、发烧、头疼,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张仲景给一个病人用的是泻下通便的药,给另一个病人用的是发汗的药,两个病人吃完药后都好了。为什么呢?前一个人是因为饮食过饱造成内伤,所以用泻药去除食积;后一个人是因为感受寒冷致使外邪侵入体内,所以发汗驱散风寒。这就是中医整体论治、辩证施治思想的具体体现。“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医生看病一般经过多种检查、多个环节,只要有一个节点出现差错,就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即便是水平高的医生看病,也需要长期的观察、充分的了解和深入的思考,甚至要集体会诊,才能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看病几分钟还没弄清实质,就草率地下定论抓药甚至动手术,是一种不严肃、不负责的医疗行为。所以,真正能够通过现象看本质,找准疾病的症结是一门很难很深的学问。人体本来就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复杂系统,现代西医的分科教育模式,把原本密切联系的人体系统搞得支离破碎,所培养的医生获得了知识却缺失了智慧。说到底,西医学理论是建立在机械唯物主义和形而上学基础上,是机械的局部的世界观。面对组织复杂、相互联系的人体系统,不少医生往往只专注于某一领域某一细节。这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脚痛医脚、头痛医头,只管当时不管未来”的治疗方式是背离生命规律的。比如说,西医所说的颈椎病,很多医生本末倒置,采取小针刀、按摩推拿、输液等方式对颈肩部位进行局部活血、消炎。其实,颈椎病是由于心脏供血不足,小肠气血虚弱,导致经络不活引起的。再如,胆结石通过手术消灭后,由于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体内结石形成的原因,所以再生的结石只能长在肝管内,结果病人由最初的胆结石病,治成肝结石病。客观地说,西医的进步是光、机、电等科技的进步,而不是医学思想的真正发展。如果中医插上现代技术的翅膀,会给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事实上,不论是中医还是西医,真正能以整体论进行辩证施治的全科全能大夫并不多(妇孺皆知的常见病除外)。严格地讲,真正的良医首先自己健康,自身的疾病解决不了,何谈医治他人!因此,医术精湛,非一般人所及。纵观我国五千年的文明史,名载史册的医学大家屈指可数。与此相反,庸医误诊误治开错药、害死人的案例却不计其数,以致于我国近代史上出现了胡适、鲁迅、汪精卫等一大批名人要求废除中医的呼声和举动。其实,中医本身没有错,错在庸医太多,糟蹋了中医的名声。实事求是地讲,任何学问都是如此,攀登到金字塔顶端的“大家”总是少数。

 

医疗,让人纠结伤心的两难命题

主观上讲,自古以来,医生看病是通过卖药收取费用而不是靠诊断水平获益,医学的发展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以药养医的路子。不论是西医还是中医,以药养医的模式必然会滋生医疗暴利。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医疗机构的宗旨应该是以人民为中心。一些医疗机构为了挣钱,把创收当成了第一要务,把病人当成了谋利的客户。不该吃的药开了,不该输的液输了,不该拍的片子拍了,不该动的手术动了,救死扶伤的宗旨被抛到脑后。在一些落后的农村地区,有的“医生”根本不懂医道,只会“输液、卖药”。在他们服务下,群众的健康问题是令人担忧的。

 

医疗,让人纠结伤心的两难命题

由于主客观因素的影响,真正品德高尚而又医术精湛的医生为数不多。辩证地看,让所有医疗人员都达到德医双馨的高标准是不现实的,只是理想罢了。用药如用兵,对症治病,不对症害人。无论西医还是中医,乱诊断、乱开药、乱手术,“庸医误人、贱医害人”的现象不足为奇。“病急乱投医”是多数人的心理,但是“是药三分毒”。许多慢性疾病在治疗过程中,不仅原发疾病未治好,反而由于药物的毒副作用又产生了新的病症,甚至这些病症的危害超过了原发疾病,如慢性药物中毒引起的肾损害、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由于激素的应用原发病虽然有所好转,但长期服用这些药,却导致了病人骨质疏松、高血黏度、男性化、自身免疫力降低、满月脸、性功能障碍等等后遗症。从古至今,有许多人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愚昧无知!一旦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不负责任的医院和医生,就像洪水泛滥之后堵塞窟窿一样,“按下葫芦浮起瓢”,小病治成大病,病人疲于奔命,到头来导致众病缠身甚至人财两空。住院、出院、再住院、再出院,再住院直至死亡,成了一些病人的不归之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怀不上孩子,为什么有那么多畸形儿,为什么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疑难杂症,这与过度泛滥的药物医疗不无关系。所以,千万不要轻信“百般动听”的医疗广告。广告不是医学家的声音,而是利益集团的商业宣传,甚至是非法分子行骗的“美丽陷阱”。最让人气愤的是,一些利令智昏的奸商制造假药蒙骗世人,一些媒体助纣为虐愚弄观众听众。据统计,全球每年约70万人死于假药。很多药不该吃、很多治疗不需要!药物、器械的滥用,是社会的悲哀!

 

目前,世界上西医最发达的国家是美国,每年的医疗花费高达2万亿美元,占其GDP的比重为17%,医疗支出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稳定发展的沉重负担(相对于美国,中国的医疗费用要少的多,这主要归功于经济廉价的中医药)。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世界上每年因直接或间接滥用药物造成的死亡已达到病人死亡率的三分之一。面对这种医疗现状,有了病怎么办?去医院治疗,良医又太少;而不去治疗,又去哪里呢!医疗,是一个让人纠结伤心的两难命题。如今,社会发展了,医学“进步”了,病人却越来越多。坦诚地讲,如果医院财源滚滚,卖药的腰缠万贯,那不代表经济繁荣,而是人民的健康状况已经到了很“胡闹”的地步,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倒退!相反,医院“门前冷落鞍马稀”时,才是全民健康的最佳状态。“大医治未病,良医治已病,下医不治病,贱医图财害命。”卫生事业的根本职责不是创收发财,而是普及健康之道;不是亡羊补牢建医院,而是未雨绸缪让人们不得病或少得病。卫生部门、医疗机构的进步,不是医院越盖越多,不是医疗费用越来越高,更不是病人越来越多,而应该是预防为主、治疗为辅,从源头上减少疾病,切实担负起为人民健康负责的神圣职责。

推荐阅读更多新闻